電影票房網-中國第一個電影票房排行榜新聞資訊網站

當前位置: 主頁 > 網羅天下 > 逸林雜談 >

特種兵轉業回家發現父親被當地黑社會打,血腥報復開始了...

時間:2017-06-06 12:20來源:http://www.josc.icu 作者:電影票房網 點擊:
凌晨時分,劉子光走出江北市的火車站。漆黑的天幕上星光熠熠,出站口上方的昏黃的燈泡將他挺拔的身影投射在廣場上。他心中百感交集,八年了,終于回來了,不知道家還在不在?父母還好么? 走到距離自己家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,劉子光忽然停住了腳步,目光落在

       凌晨時分,劉子光走出江北市的火車站。漆黑的天幕上星光熠熠,出站口上方的昏黃的燈泡將他挺拔的身影投射在廣場上。他心中百感交集,八年了,終于回來了,不知道家還在不在?父母還好么?

  走到距離自己家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,劉子光忽然停住了腳步,目光落在街邊一位保潔員身上,她不時彎下腰去撿起飲料瓶子和廢紙,每彎一次腰都很艱難。看了劉子光,老人不敢確信自己的眼睛,顫聲道:“小光,是你么?”

  “是我,兒子回來了。”劉子光沖了過去。摸著兒子胳膊上發達的肌肉,老人終于欣慰的笑了:“回來就好,回來就好。”

  幫媽媽拉著保潔車回到家后,才發現院子變了許多,很多人家加蓋了兩層甚至三層的樓房,而自家卻依然是老樣子,兩間低矮的平房,外面一個石棉瓦搭建的小廚房。

  “小光,你餓不餓,媽給你做飯。”

  “媽,我不餓,你別忙活了,爸呢?”劉子光問。

  “在附近至誠花園上夜班還沒回來,你看我差點忘了,趕緊打他的小靈通讓他回家。”媽媽說。

  媽媽拿起電話撥了半天,終于打通了,喂喂幾聲過后又嗯嗯兩聲,放下電話回過頭來,滿臉都是焦急:“你爸爸在班上被人打了,現在醫院急救,這可怎么辦啊。”

  一雙有力的大手扶住了母親。

  “一切有我,不會出事的。”兒子堅定的聲音響起,如同給母親打了一針強心劑。

  急診室外面,兩個穿著黑色保安制服的中年人正在抽煙,看見劉子光母子過來趕緊迎上來:“嫂子你來了。”

  母親急道:“我們家老劉呢?”

  “咱們小區有兩個門,為了方便管理,一進一出,早上五點多的時候,有輛寶馬車堵在出口非要進去,老劉上去勸他,哪知道那家伙喝多了酒,一腳就把老劉踹倒了,還拿出方向盤鎖劈頭蓋臉的打老劉,要不是我們及時趕來,就不是單單胳膊骨折這么簡單的事情了。”

  “兇手住在哪里?叫什么名字?”劉子光忽然插言問道。

  老張嘆氣道:“那人是做大生意的,開一輛香檳金的寶馬越野車進進出出的,住在十六棟。”

  “媽,你先在這守著,我去去就回。”怒火中燒的劉子光說完轉身就走。

  劉子光來到至誠花園十六棟,找到了香檳金色的寶馬,從駕駛位的車窗看進去,沒有人,一支粗大的方向盤鎖扣在方向盤上,奇怪的方向盤中央竟然有一個巨大的S標志,什么狗屁寶馬越野車,分明是輛雙環SCEO改的。

  劉子光一拳打出,車門上頓時出現一個深深地凹坑,山寨寶馬尖利的嘯叫起來,警報聲響徹小區。見沒有人探看,他又是一拳砸下去,引擎蓋變了形,警報再次響起。

  這回樓上終于有一扇窗戶打開,一張紅通通的肉拓臉露了出來,由于角度問題,他沒看見劉子光,所以只拿著遙控鑰匙按了一下,警報聲戛然而止,胖臉又縮了回去。

  劉子光看準了房子的位置,徑直上樓來到八樓,按了按門鈴。

  防盜門忽然拉開,一個怒氣沖沖的胖子站在門口,渾身散發著酒氣,一臉的不耐煩:“有完沒完了!”

  劉子光二話不說,抓住胖子的頂瓜皮往外一拽,順勢往過道里狠狠一貫,胖子的拖鞋飛上了天,一頭撞在墻上,頓時血流滿面。

  “你……你是誰?”劉子光直接一腳踩下去,胖子的右腳踝骨咯啪一聲就碎了,殺豬一般的慘叫聲傳出老遠。

  劉子光又問:“早上用哪只手打的人?左手還是右手?”

  “殺人了,救命啊!”房內沖出一個健碩的婦人,一臉橫肉,一看就不是善類。

  婦人揮張牙舞爪撲向劉子光,劉子光直接一個后擺腿將悍婦踢入房內,繼續問胖子:“你要是不回答,我就當是兩只手。”

  “右……不,是左手,兩只都不是,你饒了我吧。”胖子竟然嚎啕大哭起來。

  劉子光不為所動,伸腳踩住胖子右胳膊肘,捏住他的前臂反關節猛力一折,一聲脆響,胳膊便以一種不可思議的角度垂了下來。

  這回胖子沒再嚎叫,他直接休克過去了。

  “市立醫院急診室,帶上錢去看我爸爸,不然把你老公另外一邊的手腳也打斷。”劉子光對房內嚇得噤若寒蟬的悍婦丟下一句話,轉身揚長而去。

  “打電話給強子,快。”醒過來的胖子有氣無力地說道。

  劉子光急沖沖趕回醫院,跑到急診室門口卻忽然停了下來,透過門上的玻璃能看見躺在病床上的父親,胳膊上打著夾板,頭上纏滿繃帶,臉色蒼白,憔悴不堪,花白的頭發從繃帶間露了出來。

  父親老了,他只是一個老人,一個需要照顧的老人,卻還在用瘦弱的肩膀為這個家撐起一片天,遮風擋雨。

  “你站在這里到底是進還是不進啊?”急診室的小護士端著托盤站在劉子光身后嗔道。

  劉子光猛地一抬頭,一張冷峻的面孔,堅毅挺直的鼻梁,狂野不羈的眼神,緊閉的嘴唇,都散發出一股強大的男人氣息,讓亭亭玉立的小護士沒來由的一陣心跳。

  劉子光微微側身,很紳士的將門推開,請小護士先進去,然后才跟了進去。沙啞著聲音說:“爸爸,我回來了。”

  小護士也跟著勸:“老爺子腰部壓縮性骨折,臂部線性骨折,就是骨頭裂了個縫,并不是開放性、粉碎性的骨折,已經打上夾板了,沒多大事兒,你們放心好了。”

  劉子光向小護士點頭致意:“謝謝。”

  忽然一聲刺耳的急剎車聲音傳來,急診室的門哐當一聲被踹開,四個年輕人沖了進來,為首一個穿紫色T恤的年輕人囂張喊道:“給我打!”

  小護士見狀不妙,趕緊摸出手機撥打了110。

  母親猛推劉子光,聲音都變調了:“小光,快跑。”

  劉子光不慌不忙站起來,安慰二老說:“沒事的,馬上就好。”說著迎著四個流氓走過來。

  劉子光徑直照最前面一人小腿迎面骨踹了一腳,一聲脆響人就趴下了,然后一記側踹將左邊一人踢飛,那人連續撞翻了兩張急診床才停下,隨即劉子光又以左腳為軸心,身子一轉,右腳掃在右邊那人臉上,又是當場放倒,一米八的大個子,連哼都哼一聲就栽倒在旁邊的小推車上,止血鉗,紗布、針劑、針筒稀里嘩啦落了一地。

  急診科另外幾個護士剛好目睹了這一幕,全看傻了,只有電影中才會出現這樣精彩絕倫的身手,全程用腿,不超過十秒鐘放倒三個人,而且主角還是個長發飄飄的帥哥,尤其當他旋轉側踢的時候,長發隨之舞動,簡直酷斃了!

  不光護士們的嘴巴張成了O型,紫T恤也傻眼了,眼睜睜的看著那民工走過來,一把掐住了自己。

  “強子是吧,來來來,哥哥和你說個事。”劉子光掐著強子的后脖子往廁所走去,強子小臉煞白,啥話也不敢說了。

  來到廁所里,劉子光讓強子靠墻站好,這才問道:“你混哪里的?”

  強子道:“弟弟經常在堤北一帶玩,不知道哥哥你是做哪一行的?”

  劉子光劈臉就是一記耳光:“我問你話,你就答,還敢反問!”

  強子捂著臉不敢言語了,劉子光道:“是那個胖子叫你來的吧?”

  強子囁嚅道:“哥哥,我錯了還不行么?”

  “不行,利索點,拿一萬塊錢出來,這事就先饒了你。”劉子光說著,一把將強子身邊的自來水管掰彎了,這可不是PVC的管子,而是老式的鍍鋅鋼管,強子嚇得不輕,暗道獅子大開口也不興這么狠的啊,不過嘴上還不敢說,囁嚅道:“我沒帶那么多。”說著拉開帶著鱷魚標記的真皮手包,拿出一疊錢來,估摸著有六七千塊。

  劉子光把錢一把抓過來,順手把馬六的車鑰匙也給摸出來了:“車先扣下,什么時候交錢什么時候還車,滾吧。”

  強子連滾帶爬竄出廁所,迎面看見一男一女兩個警察走過來,女警察抬起帶著白手套的右手指著強子:“站住,說你呢,站好。”

  強子趕緊站住,中年男警察掃視一周,問道:“誰報的案?”

  小護士道:“我報的案,剛才有人打架……”

  “誰打架?”

  “這位護士妹妹看錯了,沒人打架,他們是來送醫藥費的。”劉子光晃晃悠悠的出現了。

  “你是誰?身份證拿出來。”女警卻絲毫不為之所動,冷著一張俏臉對劉子光喝問道。

  “王警官,他是我兒子劉子光,出外打工剛回來。”劉子光的老爸在病床上說道。

  王警官是那個年齡偏大的男警察,是這一帶的管片民警,和老劉認識,恍然大悟道:“哦,原來是你那個走了八年的兒子啊,怪不得有些印象,所里檔案上有照片。”

  “那這三個人怎么回事?”

  “自己撞的。”

  “胡扯!你自己撞一個我看看。”

  “小胡,算了,既然沒事,咱們就回去吧。”還是老警察經驗豐富,見到這場景就明白了。

  醫院停車場上,王警官正在教育小胡:“我知道,那個叫劉子光的很可疑,但是據我三十年的經驗看,這人……不簡單啊。”

  “那趕緊把他抓起來吧。”小胡道。

  “不慌,剛才我已經用手機把他拍下來了,回頭到所里上內部網查詢一下,說不定能牽出一件大案子呢,到時候你就立功了。”

  “王叔叔,還是你厲害。”

  “呵呵,你們刑警學院的科班生,未必有我們這些老家伙管用啊。”

  說笑聲中,涂著110字樣的桑塔納警車離開了醫院。

  醫院外墻,強子正抱著手機打電話:“喂喂,偉哥,我小強,車讓人家扣了,不是交警,是個……我也說不清楚,偉哥你趕緊帶人來吧。”

  “電話打完了?手機不錯,借我玩幾天。”劉子光不由分說將強子的諾基亞N85奪了過來,又道:“剛才你讓那個什么偉哥過來,怎么不說帶錢的事情啊。”

  話筒那邊傳來聲音:“強子,我們馬上到,兩輛金杯,二十個人,全帶著家伙,哪里下?”

  “停車場下。”劉子光說完就掛斷了電話,又撥了三個數字110報警。

  剛掛斷電話,兩輛金杯就風馳電掣駛進了醫院,從里面跳出二十條漢子來,全都赤-裸著上身,穿著牛仔褲和運動鞋,手里鐵棍、鏈條都有。

  劉子光已經迎了上去,主動問道:“是強子叫你們來的吧?”

  一人喝道:“扁他!”于是各種武器劈頭蓋臉的打來,劉子光卻紋絲不動,任由鐵管和鏈條打在自己身上。

  “那個帥哥馬上就要反擊了。”急診小護士自信滿滿的說道,可是半天過去,劉子光卻依然在挨打。

  劉子光躺在地上享受著按摩,心中暗罵:那幫警察怎么還沒來。

  與此同時,街對面的巷子里,派出所民警老王和小胡正在關注著醫院停車場的斗毆事件。

  老王自信滿滿的說,“等劉子光一動手打人,咱們就出動把他們全抓起來,帶到所里慢慢問。”

  女警小胡很著急,這樣打下去要出人命的。毅然拉響了警報,老王沒來及勸阻,只能輕輕嘆一口氣:這孩子還是太嫩啊。

  見警車來了,流氓們丟下武器四散而走,金杯車里坐鎮指揮的中年男子也把煙頭一丟,喝道:“走!”

  最終警察還是一個人沒抓到,老王過來拍拍她的肩膀道:“別擔心,都拍下來了,想抓人的話調醫院的監控錄像就可以了。”

  小胡恍然大悟:我知道他為什么不還手了。

  劉子光在挨了這頓毒打之后,仍輕松的站了起來,周圍頓時一陣噼里啪啦的掌聲響起。

  劉子光從地上撿起一枚小小的徽章,認真的擦去上面的灰塵,小心的放在口袋里。

  夕陽映照下,一枚解放軍金色傘翼徽章在他心口熠熠生輝。

頂一下
(20)
58.8%
踩一下
(14)
41.2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看過《特種兵轉業回家發現父親被當地黑社會打,血腥報復開始了...》的人還看了以下文章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表情:
驗證碼:點擊我更換圖片
欄目列表
推薦內容
免费棋牌兑换实物
宝被钱庄 欢乐生肖开奖历史号码 AG电子游戏的爆分技巧 6he中特什么意思 快乐时时计划表 彩票七码计划 网球比分网即时比分90 吉林快三软件下载 鱼丸游戏飞禽走兽 彩票大赢家手机 北京pk历史开奖记录 内蒙古时时昨天开奖号码 11选五怎么下载软件 牌九顺序 快乐8技巧 四人斗地主炸弹规则